赛前又重伤!"不想"参加冬奥的羽生结弦完成了人类极限一跳

2022-01-05 17:28 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12月23日,日本记者和观众在全日花滑锦标赛前的例行训练中见证了一个历史时刻。

本赛季从未在公开赛事中露过面的羽生结弦,竟然完成了阿克塞尔四周跳,并且在三次试跳中仅失败了一次,如果在正式比赛中,羽生结弦跳出这个动作,就意味着花滑史上的新里程碑诞生——终于有选手在正式比赛中攻克下这个号称花滑史上最难的动作。

3天后,伴随着和味十足的选曲《与天共地》,羽生结弦在全日锦标赛的自由滑比赛中,果然拿出了众人期待的阿克塞尔四周跳。

虽然这个动作的完成质量距离完美仍有一些差距,最终的打分也印证了这点,阿克塞尔四周跳成为羽生整套节目中,唯一一个扣分动作。但无疑羽生结弦完成了一个纪录——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挑战。

比赛开始前,身着水绿色比赛服的羽生轻轻闭上眼睛,他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仿佛这不是一场比赛或一个里程碑,而是祈求神明保佑他过去8年的付出能在今天开出一朵小小的花蕾。
阿克塞尔四周跳,简称4A,要求选手在向前起跳后,空中完成四周半的转体。羽生结弦曾经在日本节目中很形象的解释过这个动作的变态难度:“就像跳远选手一样,起跳后跳出6米的同时还要在这个过程中转四圈半。”从技术层面来看,羽生也说过:“对我来讲,最难的是起跳的瞬间,要如何把横向的力量转化为纵向的力量。”
更通俗一点来说,花滑运动员在落冰时冰刀承受的重量约为身体的4-5倍,由于动量守恒定律,人类想在起跳的0.6秒之内完成5周跳的准备,几乎没有可能,而最接近人类极限的四周半就成为地球上最难的花滑动作。

羽生结弦已经苦练4A多年,但还没有在公开场合展示过,令他成名的萨霍夫四周跳(简称4S)在他身上已经几乎找不出瑕疵。北京冬奥会开始前,羽生结弦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完成4A。

但这并不顺利。摆在他面前的难题,除了4A本身的难度以外,还有令他不得不独自训练的疫情、让他缺席整个赛季的严重伤病和来自最大竞争对手陈巍的压力。

是的,羽生结弦赛季的首秀发生在年末12月底,距离北京冬奥会仅剩2个月不到。

对于国宝级的羽生结弦,日本媒体的保护是全方位的,直到全锦赛开赛不久,外界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否参加赛事。
12月中,日本雅虎率先爆出猛料——羽生结弦在练习4A的过程中落地不稳,摔了一跤,导致其右脚韧带受伤,直到12月7日他都只能进行一些滑行训练,无法跳跃。
这与平昌冬奥会的剧情如出一辙,3年前羽生结弦也是在冬奥开始前经历了严重的伤病,一度到了走路都需要拄拐的程度。

但到了冬奥会的赛场上,不得不吃止疼药上场的羽生结弦在短节目中,以燃烧生命般的爆发力完成了自己的征程,或许你仍能看到他受伤的影子,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感染力。

那届冬奥会的花滑解说陈滢对羽生结弦的评价很快在社交网络上流传: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他用短节目111.68的成绩,最终317.85的总分,死死守住男单冠军,有惊无险的成功卫冕。

3年过去后,王者像风暴般重新到来。

全日锦标赛开始后,羽生结弦不得不面对闪光灯,他首次说出了自己对北京冬奥的态度——如果通向4A的道路必将经历冬奥洗礼,那么我将全力以赴抓住所有机会。

与其他日本国宝级运动员不同,羽生结弦没有社交账号,没有任何私生活的爆料,每一次他的新闻只出现在比赛期间。在过往的采访中,羽生结弦曾经动情的表示,自己已将所有奉献给花滑。

他的生活似乎真的只有花滑。

2019年,疫情爆发,通常在加拿大训练的羽生不得不开始在老家仙台接受外教的线上指导,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任何松懈,在冲击4A的过程中摔跤后,羽生向身边人诉苦:“只是摔了一跤就受伤,真的非常懊恼。”

受伤后,羽生的心态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曾对媒体说如今以完成4A为终极使命的自己,已经不像3年前那样有在冬奥中一定卫冕的想法。

羽生对4A确乎有执念。索契冬奥拿下自己的首块金牌后,直到平昌冬奥,羽生结弦都是男单的最强选手,而这个格局在平昌冬奥会结束之后发生了变化,2019年花滑世锦赛,美国华裔选手陈巍力压羽生夺冠。

客观来说,陈巍近些年的跳跃能力确实与羽生结弦不相伯仲,甚至在四周跳的成功率上都略高羽生一筹。这就意味着如果羽生结弦想以绝对王者的姿态离开花滑赛场就需要挑战更高的难度,这是优秀运动员的使命,永远有目标,一直在超越。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羽生结弦在冰面上摔了千余次,甚至再一次伤到了自己的右脚。或许在他原本的计划中,只要成功完成4A,无论是哪个舞台,对他来说都已是美好结局。

“真的可能都试跳过上千次了……老实说4A之前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也没人知道怎么才能成功,有时候我都觉得,可能就没人能成功。”羽生结弦说“就这样一直跳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行,所以每次跳,每次摔在冰面上,我都会想,什么时候我会摔成脑震荡,然后就这么死掉也说不定。”

直到全日锦标赛的日子逐渐逼近,面对冲击奥运名额的最后机会,他反复拷问自己:“真的结束了吗?我真的能够这样自我满足吗?”

答案就如同三年前一样慢慢清晰——“我不会放弃,我不想因为放弃而后悔。”

结果如大家所见,羽生最终以总分322.36的成绩实现全日锦标赛六连冠,在北京冬奥会倒计时40天的日子,拿到了这张来之不易的入场券。

3年前,羽生结弦在平昌冬奥会男单的舞台上演绎了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从此他也被视为日本青年一代中最能代表安倍晴明的人之一。

神话故事中相传安倍晴明曾率数百阴阳师被困深山,在恶寒和狼群的攻击下苦苦支撑,就在他陷入绝望之际,听闻平安京遭百鬼攻陷。于是安倍晴明爆发出此生最强的求生意志,与雪山头狼的灵魂融为一体,赶回平安京,在城门处以一己之力力阻百鬼侵袭。

对羽生结弦而言,不会阴阳术的他似乎学会了另一种晴明的能力——于绝望中涅槃重生。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