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墨龙陷股权纷争漩涡:协议转让未成 国资入局、野蛮人出现、监管调查

2021-06-06 20:41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山东墨龙陷股权纷争漩涡:协议转让未成,国资入局,野蛮人出现,监管调查

见习记者 谢亦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公司、高管被曝出遭立案调查的前一个月,山东墨龙(SZ.002490)刚刚实现了“股价奇迹”。

2021年5月间,公司股价于12个交易日内斩获8个涨停板,从月初的3.89元/股涨至最高8.99元/股,涨幅逾131%,创2018年以来新“高光”。但此后股价不断下行,到6月4日时已跌至5.78元。

山东墨龙现金流被“扼喉”时,国资出手纾困,不曾想途中又出现智梦控股插手“截胡”。为争夺控股权的二级市场大笔增持,一朝把山东墨龙股价推向巅峰,一朝又因伴其而生的股权纷争落入虚空。

这一切是否应了那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3份公告拒认信披违规

近期的7个交易日,2次跌停,上市公司“后院着火”再次把自家股价烧成灰。

2021年6月2日晚,山东墨龙石油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墨龙)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通知书指出因公司、公司原董事长刘云龙及原董事会秘书刘民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上述人员进行立案调查。

山东墨龙称,本次调查事项与原控股股东股权转让事宜相关。

围绕公司股权转让事宜,高管涉嫌信披违规早有预警。2020年10月24日,山东墨龙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被指公司第一大股东张恩荣先生持有的部分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同年11月28日,公司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公司及董事会成员保证公告内容不存在“虚报”、“假报”、“瞒报”。

2020年12月7日,直到公司再收一纸警示函,这个“泡泡”最终被戳破。山东证监局当时指出,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刘云龙、时任董事会秘书刘民、原控股股东、实控人张恩荣因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涉嫌信披违规,责令公司及相关负责人进行整改。

山东证监局披露的细节中,时间回溯到同年1月19日,公司原控股股东、实控人张恩荣与某自然人签订协议,协议约定张恩荣拟将其对山东墨龙合计的控制权转让予该自然人(或其指定的收购主体),具体转让股份数量198,617,000股,占总股本的24.89%,双方约定了拟转让的股票每股价格,对上述事项,公司未及时披露。

山东墨龙曾顽固掩盖信披“缺位”的异常,2020年3月24日、4月24日、4月30日,公司接连3份关于股票异常波动的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本公司的应披未披的重大事项。

罔顾投资者知情权,山东墨龙如今可能将面临投资者的索赔“反噬”。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根据《证券法》及虚假陈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上市公司等因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处罚,在2020年1月19日至2020年12月7日期间买入山东墨龙股票,并在2020年12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预登记。

涉案的刘云龙已辞去董事长职务,但仍担任总经理。刘民已辞去董秘职务,但仍担任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山东墨龙证券部,询问公司经营情况,对方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刘云龙、刘民均已外出,更多消息需等相关人员返回、延时再作回复。截至6月4号收盘,股价“理所应当”维持在低势,收盘报5.78/股,跌超8.11%。

违规、高管被罚对于该公司来说已算是一段顽疾般的故事了。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5年不到时间里,山东墨龙遭证监会处罚或发监管函达8次。2017年公司因虚增收入、虚减成本的方式虚增利润以及对子公司增资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罚金合计1.2亿元,被罚责任人达18位,全面覆盖公司所有董监高。

而此次暴雷,只是恰恰证明问题仍未被解决——公司内部治理还在失控。

协议收购不成秒变“野蛮人”

2001年,山东墨龙由张恩荣、林福龙等共同成立,经营范围涵盖了能源装备行业所需产品的研发、制造、销售,有石油钻采机械装备、石油天然气输送装备等产品。起势拉升迅速,2004年、2010年,公司分别在港交所、深交所双双实现上市。到2020年年报,公司交出的成绩单已不太好看。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10亿元,同比减少31.42%;扣非净利润亏损2.67亿元,上年亏损1.96亿元。

自成立起公司实控人一直为张恩荣,掌舵时间长达30余年,直到2020年易主山东寿光国资。2020年9月,山东墨龙公告称,张恩荣将持有的公司29.53%股份对应表决权委托至寿光金鑫,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国资背景的寿光金鑫,公司话事人变更为山东省寿光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

2020年财报露出了公司现金流的窘况,因此外界推测,此次国资入住,或为纾困而来。

万万没想到有公司生“截胡”之心再搅局势。据公司公告,山东墨龙2021年一季报时第三大股东山东智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连续10次增持,累计涉及金额高达4.12亿元。截至5月15日,持股比例已达20%,而第一大股东寿光墨龙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约29.53%,二者差距已不足10%。

智梦控股十分大方认下了对于增持的目的。智梦控股表示,不排除以公司认可的合理价格继续通过包括但不限于二级市场增持、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通过前述方式增持或上市公司目前控股股东减持持有股份,存在公司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

天眼查数据显示,智梦控股的注册地与山东墨龙一样,也是山东省寿光市,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企业管理咨询、商务信息咨询及货物进出口业务。

智梦控股有着并不容小觑的身后背景。智梦控股的大股东为薛明亮,其父亲薛茂林是寿光本土企业鲁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丽集团”)控制人,同时智梦控股的一致行动人包括寿光市磐金置业有限公司、寿光市鸿森物流有限公司和寿光市瑞森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这三家一致行动人也都与鲁丽集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薛茂林其人与此次引国资入局的张恩荣又早结联系。2020年1月,山东墨龙另一次“应披未披”的股权转让协议中,张恩荣与薛茂林签订协议,拟转让24.89%山东墨龙股权给后者,并敲定了转让价格,虽该协议最终并未实施,但山东证监局认为公司与张恩荣都需尽披露义务,为此上市公司、张恩荣均遭山东监管局处罚,并被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前述20%的持股如今引来了深交所的注意。2021年5月17日晚,深交所向智梦控股下发关注函,要求智梦控股及一致行动人补充披露取得上市公司20%股份的具体资金来源,侧面点出公司存在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意图。

智梦控股针对5月17日这份关注函的回复,仍在事实和可能性间游移。一方面,公司称四家公司的收购资金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认缴到位的实收资本或者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且山东墨龙目前公司实控人仍为寿光国资,智梦控股未派驻任何董事,也未参与上市公司经营管理。

另一方面,智梦控股又“不排除以本公司认可的合理价格继续通过包括但不限于二级市场增持、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存在本公司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不排除行使任何利于上市公司经营发展的股东权利,包括通过参与上市公司董事会和通过董事会选聘优秀高管等方式”。

无限唏嘘的是,就在山东墨龙高管被曝出遭立案调查的前一个月,公司的股价表现还风风火火。

5月6日至24日,山东墨龙股价从3.89元/股最高涨至8.99元/股,涨幅逾131%。股价的上升可能离不开大股东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多次增持。

与此同行的,是股东间隐隐约约、持续未停的“较量”。5月22日,山东墨龙股东大会的的特别决议案《关于发行新股一般性授权的议案》审议未通过;普通决议案虽然审议通过,反对票比例均超过40%,其中《2020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2020年度监事会工作报告》和《2020年度报告全文及摘要》反对票比例高达46.14%,接近半数。发行新股决议案未通过,或与智梦控股及一致行动人不想股权被稀释有关。

一切似乎成也智梦控股,败也智梦控股。